恶徒

音乐与书籍

像是变成鱼肚子上最柔软的那块肉。

承诺不会因为重复很多遍就能成真。

我开不了口。

我无法想象离开你,更无法想象离不开你。

像是被下了蛊,毒性麻痹了我的神经,让我只能在与你有关的一切上受到刺激,产生兴奋感。

我的心上有蝎子爬过。

像是我的心脏被你握在掌心,随时攥紧。
就暂时交给你吧。

心口的蔷薇成指间倒刺。

当年为你献上的满腔热血与柔情如今随随便便冲走。

【段散】傻子x恋爱

前篇:双人x攻略


把想写的梗写了,可能有点齁。

和三次元没有半点关系,圈地自萌。

(10)

“最近你好像心情很好?”

“有吗?”面对自家老姐,段承轩努力保持镇定。

段凌薇自上而下再次打量了他一番,眯起眼:“谈恋爱了?”

他轻咳了一声,看似眼神飘忽,其实却瞥向了一旁手脚不知所措的散人。

“没有。”

“你也年纪不小了,该好好考虑一下这些事了吧,不要让我每次都说。”

“知道了。”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散人听到自己的否定回答时那一秒下意识的失落,此刻心情大好,“我还有会议,先走了。”

段凌薇凝视着弟弟离开的背影,全然放松的状态,半点不似平日绷紧神经的样子。

哼,没谈才怪。

只不过确实没听说他和谁走很近的传闻,藏得还挺深。

(11)

“今天生气了?”

“啊?”

“我说没有在谈恋爱。”

看着段承轩脸上写满了我想逗你的这副傻样,散人完全清楚对方想听到的答案,偏云淡风轻地在沙发上坐下:“没有啊,为什么要生气?难道你谈恋爱了?对方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简直是视觉可见地立刻沉下了脸,这人的小心思也太好猜了。

其实他们现状究竟算什么,双方都没有明确开口过,不过是心照不宣,更加亲密,更频繁的肢体接触,还有不时的亲吻。

他也不需要听到什么确认,只是现在想闹闹这臭屁的小孩。

不过好像闹得对方认真了。

段承轩紧抿着唇,死死盯着他,如果不是足够了解,他大概会后背发冷,并且错过那双眸子里的受伤。

败给他了。

散人噗嗤一下笑出来:“傻子~”

段承轩愣了一下,猛地了然自己大概是被捉弄了,接着就面无表情慢吞吞走了过来,倾身来了个沙发咚。

“你玩我?”低沉的声音震得散人心里一跳,在高大身躯的阴影里,男人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一时口干舌燥。

好像玩脱了。

心里紧张与期待混杂,却见段承轩忽然勾起嘴角,然后手就上来了。

“什…卧槽!你——哈哈哈哈哈别闹,啊哈哈哈啊住手”居然被戳中了痒痒肉,散人连声求饶,“快停下呀哈哈哈哈。”

“还敢玩我?”

“不敢了不敢了,我错了,哥哥我错了。”对方停下后,他已经全身脱力地瘫倒在沙发上。喘匀了气息,一抬眼,段承轩在上方不知为何,眼神炽热。

“再说一次。”

“什么?”散人回忆了一下刚才大脑发热的脱口而出,反应过来,“啧啧啧,段总你……”居然也喜欢这种play。

男人墨黑的眼神仍然在凝视自己,静静等待。

他狡黠一笑,眼神却忽闪地装作无辜:“哥哥,你在和谁谈恋爱啊?”

下一秒滚烫的吻落下来。

“和你。”


(12)

“像这边这个刺儿,嘿,肯定有陷阱,你看我勾引一下——看到没,高手(sou)!”散人神采飞扬地对唯一的听众解说着。

“嗯。”他又被腰间的手捞得贴上了背后的胸膛。

“呃……你是不是觉得无聊啊?我们其实没必要这样坐。”对于这个相当分心的游戏姿势,散人再次提出了建议。

他也不知道段承轩怎么就心血来潮,今天非要让自己坐在他怀里打游戏,这种又耻又腻歪的姿势他原本准备誓死不从,却被向来强势的总裁大人牢牢锁死在怀里,还被帮忙打开了游戏。

开了游戏,散人就很快投入了进去,也好久没玩I wanna了,立刻上瘾。

为了不冷落恋人,他像平日解说一样嘴里念叨着,却看不见对方的反应。

“没事,我喜欢看你玩。”

“真的?”散人侧了侧头。

“很可爱。”

心里一热,嘴上却说:“我是男人,拜托说我帅好吧。”

耳边听到他的轻笑:“很帅。”

心满意足地调整一下,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游戏。

……

“Yes!”经历最后打boss的几百种死法,中间还崩溃了一次,通关时又找回了熟悉的兴奋。散人惬意地往后一躺,然后,僵住了。

股间的硬度让他头皮发麻,原本就因肾上腺素而兴奋的身体现在更觉得血液沸腾,“那个,我,我先去…”正准备起身,段承轩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腕,并不强硬,却是明显想要挽留的态度。

他不能动弹了。

“刚刚你因为游戏,发出了相当可爱的声音。”段承轩说着,吻上了他颈后的皮肤,先是温柔的,然后用了点力气,那里大概被咬出牙印了,他头脑发蒙地想。亲吻继续往上,然后被含住了耳垂。

他发出了忍耐的呜咽声。

“我很嫉妒。”段承轩难得如此坦诚。不过,嫉妒什么?游戏吗?这家伙更夸张了啊。

亲吻还在继续,男人让他侧过脸来,手掌略微用力地掰过脸庞,堵住了他的唇。火热,充满情欲。

太舒服了,几乎不想分开。

散人几乎是自暴自弃地这么想,大脑一片混乱。直到一只发烫的手滑向大腿内侧,他一激灵,反射性地抓住那只手。

他垂着眼,不敢看段承轩的脸,眼前浮现的是那两个让他说了好久感想的选项:可以;不可以。心里一阵乱,此刻烦恼的不是选项,而是这一切是否与该有的剧情相比太过脱轨。他以一个玩家见识过角色的情比金坚,积累过好感,不过对眼前这个人的感情其实是来源于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相处,陪在他身边,才真正认识到这个人在游戏中看不到的每一面。

可以吗?

真的可以是我吗?

你不会后悔吗?

他鼓起勇气,抬起脸,然后被段承轩认真的眼神震到了。

“我…”

“我爱你。”

!!

……

艹,我还纠结个屁!

散人反身跨坐在他身上,主动吻了上去。

(13)

“你看到段总身边那男生了吗?那是谁啊。”

“不认识…跟段总跟得好紧。”

“是不是准备出道的艺人啊。”

……

散人走进总裁专属电梯后,长吐了一口气:“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我觉得大家都能看见我?”

“不是错觉。”段承轩思索着,一边自然地牵住了他的手,“还痛么?”

“咳,没事。”散人斜眼看他,“你关注一下重点好吗?为什么其他人突然能看见…不会吧,你的意思是…?”

段承轩眼带笑意,沉默不语。

“天哪,我这是……类似采阳么。”他眼睛亮晶晶的,“那我岂不是成了狐狸精了。”

忍不住把他搂进怀里:“没错,还一直勾引我。”

“什么,我才没……唔…”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一本正经走出的两个人之间隔出了半个身位。

“等会儿给你安排一下,当我助理。”

“谢谢段总。”

(14)

段总突然多出了个新助理的新闻很快传遍了整个公司,自然也传进了段凌薇的耳朵。

当晚。

“啊,大姐头,不是,呃,凌薇姐,你好。”

一向纵横娱乐圈遇到什么场面都能不动声色的段凌薇看到开门的这个陌生男生也是直接露出了讶异的表情。倒是没有预料到是这种藏娇。

而且这臭小子,居然瞒我这么久。

“你是?”

“呃,我是段总的新助理,我叫散人。”

她走进屋里:“承轩呢?”

“他在……那啥,在洗澡。”

段凌薇挑眉,看着那脸蛋上的红晕,确是个可人。

在圈里见得多了,没有什么不能接受。想想自己那木鱼脑袋的弟弟终于开窍了,不由笑出来。

“你住这儿?”

“不是,那个……我——”

“姐,你怎么来了!”正好走出浴室的段承轩已经换上了浴袍,原本自得的神色变得慌张。

来回看了看他们俩,还挺般配。“我可没听说总裁助理还要负责伺候到家的。”饶有兴致,段凌薇故意挑了种比较尖锐的说法来刺激他。

哼,让你不告诉我。

男人的表情却一下子变得深沉,她一直当作没有真正长大的弟弟此刻散发出的气场让她这个女人也不由心动一瞬,简直像只护住自己领地的狼。

“因为他是我的爱人。”

在场的另外两人同时呼吸一滞。


tbc?


【段散】双人x攻略

对散人了解有限,纯粹看了b站系列解说嗑了这个cp。
和三次元没有半毛钱关系,圈地自萌。

(1)
“你是新来的?员工电梯在隔壁。”
“卧槽!你看得见我??!!”
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瞪大眼睛,震惊中莫名带有惊喜的神情,段承轩皱了皱眉头。
(2)
虽然他咋咋呼呼说出的话听起来都像是鬼扯,但是亲眼看见这一个大活人像虚影一样穿过旁人的身体,绕是段总这个唯物主义者也不得不相信只有自己能看到他的这个事实。
“散人?”段总自然得产生联想,“你来自某个修真世界吗?”
“咳,总裁你居然看…。不是,那儿和这里也挺类似的。”
点了点头,他一脸淡定得仿佛内心世界观没有崩塌似的低头开始办公。
“我,我可以待在这儿吗?”
“随你。”
(3)
下班的时候,来自异世界的人已经安然得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看上去对周围的环境一点戒心也没有。
段承轩迟疑了一下,似想要确认他存在一般伸出手,直到触碰上有温度的一只手才想起按理别人都碰不到他。
散人迷迷糊糊睁开眼,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对上他的脸后,喃喃道“段承轩儿啊。”嘴角带笑,坦白又无法遮掩的喜色,几乎是不自觉地回搭上手。复又闭上眼。
总裁大人像个傻蛋一样不知所措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猛地睁开眼,抓住他的手拉到胸前。
“我可以碰到你哎!”目光明亮到炽热。
(4)
测试证明,段承轩不仅是唯一能看见并触碰到他的人类,还具有让散人能够对其他物品做功的bug功能,举例来说,发现了这一点后,散人隔着衣服拽着段总手臂,终于可以填饱一下肚子了。
(5)
“让我拉一下,我一只手就可以打,让我打一局好嘛。”这些天俩人几乎形影不离的,对于越来越和自己熟稔,已经可以眨巴着眼睛提出要求的散人,段承轩甚至也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妥,只是挑了挑眉:“一只手?”
“嘿嘿,让你见识一下哥哥的厉害。呃,不是,我是说小弟我。”这人总是特别顺口地试图占点口头便宜,又立马认怂。
出于好奇,他还真看了过去。然而比起屏幕,吸引他注意的却是在键盘上如蝴蝶般翩翩起舞的手指。
“看到没,看到没,小case,我马上就可以——哎哟妈呀!”惯例flag。
“看到了。”段承轩说着话,注视着散人混杂着兴奋与害羞而涨红的侧脸。对方没有注意,只是立刻又不服输地重新开始。
(6)
“段总,你为嘛不交女朋友?”
“……没兴趣。”
“嘿嘿,说不准你什么时候,也许很快就会见到你的命定之人了。”
段承轩这才抬起眼看去,却发现散人背着脸,看不见表情。
“到时候哥们可以好好给你支支招。像你这种没啥经验的,追起人来保不准犯傻。”
“……你很有经验?”
“啊?”大概没想到重点走偏,他一脸懵逼地看过来,然后清清嗓子,“看得多。”
(7)
被突然泼了一杯咖啡,段承轩心情不悦地啧了一声,却又有些意外身边的散人居然完全安静,而不是趁机吐槽。他侧身望望,却没习惯性看到那个身影。心跳几乎是瞬间停滞了。
“没什么,下不为例。”他全然没了训话的心思,随意说了几句就匆匆往办公室赶。
再次看到那个人内心的石头才落了底,又立刻板起脸来。
不知为何坐在他的总裁椅上的散人紧张地跳起来:“不,不好意思,我那啥,就是想感受一下。”
段承轩一言不发走过去,然后强硬地把对方按回椅子上,他握住对方的右手一起放到鼠标上,几乎像要把他笼在怀里,又俯身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线:“感受这个?”
散人原本僵硬的身子不易察觉地颤抖了一下,耳朵泛红,看得他心情有阴转晴,甚至起了一些更加恶劣的念头。
“你,你,你……够了啊,我,我,我……”对方想起身,无奈力气被压制,段承轩甚至更紧得攥住了他的另一只手,“你小子在哪学得这些乱七八糟的。”
“小子?”
“不不不,总裁大人英明神武,你先,你先放手。”
“求我。”
散人红着脸,难以置信地侧过脸,对上他面子上的云淡风轻,内心的弹幕屏已经炸了。
臭小子可以啊霸道总裁play居然学到这一步了这么恶俗的台词这家伙说起来居然有够撩果然看脸么但你的实践对象有问题吧我才不可能被撩到。
“呃,段总,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行行好,求求你,放过我?”他也不知道台词该是什么,却自觉地放软了句尾,听得人像是被小猫的肉垫蹭了一下。
段承轩也愣住,被他逮到机会挣脱了。
(8)
再次见到苏橙,看到自己熟悉的剧情发展时,心境复杂。
哼,我还不想把女儿交给你呢。
这么想着,却又忆起湖心月光下的戒指,婚礼的欢声笑语。他会那么幸福。散人凝视男人工作时认真投入的样子,有些怅然地思索着:你确实值得那份幸福。
舍不得就舍不得呗,也说不清舍不得什么,就下定了决心帮这个傻蛋战胜那两个情敌,抱得美人归。
于是没事就有意无意地在段总面前提到公司里那个叫苏橙的艺人,这个好那个棒,看他明显黑了脸也不虚,好感度就是要触底反弹嘛。
(9)
“你不喝?”
“我不能喝酒。”
看着他手里拿着的苏橙给的酒杯,散人很清楚接下来差不多就会发生颇为重要的洗手间剧情了。
“我知道……不对,你怎么知道是酒!”
段承轩眯起眼睛:“我能闻到。”
“噢噢…”怎么不按剧情走,“不管,人家苏橙来敬酒,你好歹喝一下嘛。”
大眼瞪小眼。
散人正纠结这傻孩子要是不喝该怎么触发剧情,对方就很有气魄地一饮而尽。
nice。
酒的效应发挥很快,段承轩匆忙离场,牵着他的手不放。
被无意中拉进了女厕所,散人也没有阻止,进了隔间后,他才挣扎着想松开手,无论出于什么心理,他并不想亲眼看见接下去的画面。
他急急想走,猝不及防被一股大力拉了一个转身。眼前是脸色微红的段承轩,紧紧凝视着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他,散人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男人有多性感,当他用这样的眼神注视你,就好像整个人都坠入一汪幽深的湖泊。
好半天才回神,惊觉自己双腿大张地跨坐在对方身上,姿势羞耻,他又一惊慌,被腰间的手不知按了什么地方,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
“段承轩儿,别闹。”他手足无措,想不出怎么和醉酒的人说理,只能用近乎撒娇的声线央求。
外头的门被打开,散人听到了熟悉的女声。他想着赶快把剧情拉回正轨,也忘了自己的声音其他人听不见,忙不迭双手搂住段总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说:“苏橙在外面,你快去找她求救。”
“她是你什么人,你这么在意她?”
散人一愣,对这语气中显然的醋意翻涌感到挺不是滋味,我这么个好助攻就被当作情敌了啊。自己打游戏的时候总喜欢逗他,看他吃瘪,看到这小孩幼稚地吃醋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又是无奈又是愉悦。亲眼看见,心里倒是一软。
他浅浅一笑:“不用担心,只要你勇敢出击,无论是谁都会心动的,包括苏橙。”包括我。
段承轩目光深沉,又是几秒的对视:“我知道了。”
下一秒,他被按住脖子拉近,在他愣神的工夫,对方的嘴就贴了上来,先是上下嘴唇分别被轻咬吮吸,然后一个软滑的东西就轻巧地撬来他的唇伸了进来,散人一边被带有酒气的鼻息喷得晕乎乎的,一边被他充满侵略性的翻搅折腾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嘴里的活物舔过每个角落,还缠上他的舌尖,无论是力度还是技巧性都让他一个大男人狼狈地只能任其为所欲为,直到颈后轻捏的手顺着背滑下去,激起一串让他眩晕的电流,落在尾椎骨,散人才被袭来的危机感慌得用力去推他,还没推动,一狠心咬了对方的舌头才被放开。
他两手撑在段承轩胸口,先凌乱地喘气,看不见自己发红的眼角,还有挂在嘴边的淫靡液体,也不知道印在对方眼中会是幅怎样的景色。
“你干嘛。”不由自主地蹦出天津腔,却是底气不足。
这明明是逆袭不是重生之不再做gay啊,怎么回事。
段承轩眼底发暗,一言不发,接着散人只感到下身被什么发硬的东西蹭了一下。
干你。
满满的套路啊。
“不行不行,段总,真的不行。”他真的慌了,虽然接了吻,虽然自己内心确实对段承轩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念头,但是现在一切都不清不楚的,他实在没法在这种场所就这么和对方来一发。哀求着又担心霸道总裁的那套戏码,会被无视意见强行。
段承轩沉默了一会儿,再次拉过他,额头对着额头:“放松,我今天什么都不会做的。”声音暗哑。
散人怔住,惊讶于对方全然的通情达理,和明显的忍耐。
男人又看了他一眼,凑过来轻轻吻了他的唇边,就放开了。
不知道刚才外头发生了怎样的剧情,现在已是一片安静。
“看看有没有人,我们走吧。”

tbc?再说吧,一时冲动写的。

这世上有爱,跟自我利益不一样,完全是两码事……爱有它自己的算计也可以说没有算计,反正说不清楚,跟猫狗的事儿差不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