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徒

音乐与书籍

【段散】傻子x恋爱

前篇:双人x攻略


把想写的梗写了,可能有点齁。

和三次元没有半点关系,圈地自萌。

(10)

“最近你好像心情很好?”

“有吗?”面对自家老姐,段承轩努力保持镇定。

段凌薇自上而下再次打量了他一番,眯起眼:“谈恋爱了?”

他轻咳了一声,看似眼神飘忽,其实却瞥向了一旁手脚不知所措的散人。

“没有。”

“你也年纪不小了,该好好考虑一下这些事了吧,不要让我每次都说。”

“知道了。”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散人听到自己的否定回答时那一秒下意识的失落,此刻心情大好,“我还有会议,先走了。”

段凌薇凝视着弟弟离开的背影,全然放松的状态,半点不似平日绷紧神经的样子。

哼,没谈才怪。

只不过确实没听说他和谁走很近的传闻,藏得还挺深。

(11)

“今天生气了?”

“啊?”

“我说没有在谈恋爱。”

看着段承轩脸上写满了我想逗你的这副傻样,散人完全清楚对方想听到的答案,偏云淡风轻地在沙发上坐下:“没有啊,为什么要生气?难道你谈恋爱了?对方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简直是视觉可见地立刻沉下了脸,这人的小心思也太好猜了。

其实他们现状究竟算什么,双方都没有明确开口过,不过是心照不宣,更加亲密,更频繁的肢体接触,还有不时的亲吻。

他也不需要听到什么确认,只是现在想闹闹这臭屁的小孩。

不过好像闹得对方认真了。

段承轩紧抿着唇,死死盯着他,如果不是足够了解,他大概会后背发冷,并且错过那双眸子里的受伤。

败给他了。

散人噗嗤一下笑出来:“傻子~”

段承轩愣了一下,猛地了然自己大概是被捉弄了,接着就面无表情慢吞吞走了过来,倾身来了个沙发咚。

“你玩我?”低沉的声音震得散人心里一跳,在高大身躯的阴影里,男人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一时口干舌燥。

好像玩脱了。

心里紧张与期待混杂,却见段承轩忽然勾起嘴角,然后手就上来了。

“什…卧槽!你——哈哈哈哈哈别闹,啊哈哈哈啊住手”居然被戳中了痒痒肉,散人连声求饶,“快停下呀哈哈哈哈。”

“还敢玩我?”

“不敢了不敢了,我错了,哥哥我错了。”对方停下后,他已经全身脱力地瘫倒在沙发上。喘匀了气息,一抬眼,段承轩在上方不知为何,眼神炽热。

“再说一次。”

“什么?”散人回忆了一下刚才大脑发热的脱口而出,反应过来,“啧啧啧,段总你……”居然也喜欢这种play。

男人墨黑的眼神仍然在凝视自己,静静等待。

他狡黠一笑,眼神却忽闪地装作无辜:“哥哥,你在和谁谈恋爱啊?”

下一秒滚烫的吻落下来。

“和你。”


(12)

“像这边这个刺儿,嘿,肯定有陷阱,你看我勾引一下——看到没,高手(sou)!”散人神采飞扬地对唯一的听众解说着。

“嗯。”他又被腰间的手捞得贴上了背后的胸膛。

“呃……你是不是觉得无聊啊?我们其实没必要这样坐。”对于这个相当分心的游戏姿势,散人再次提出了建议。

他也不知道段承轩怎么就心血来潮,今天非要让自己坐在他怀里打游戏,这种又耻又腻歪的姿势他原本准备誓死不从,却被向来强势的总裁大人牢牢锁死在怀里,还被帮忙打开了游戏。

开了游戏,散人就很快投入了进去,也好久没玩I wanna了,立刻上瘾。

为了不冷落恋人,他像平日解说一样嘴里念叨着,却看不见对方的反应。

“没事,我喜欢看你玩。”

“真的?”散人侧了侧头。

“很可爱。”

心里一热,嘴上却说:“我是男人,拜托说我帅好吧。”

耳边听到他的轻笑:“很帅。”

心满意足地调整一下,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游戏。

……

“Yes!”经历最后打boss的几百种死法,中间还崩溃了一次,通关时又找回了熟悉的兴奋。散人惬意地往后一躺,然后,僵住了。

股间的硬度让他头皮发麻,原本就因肾上腺素而兴奋的身体现在更觉得血液沸腾,“那个,我,我先去…”正准备起身,段承轩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腕,并不强硬,却是明显想要挽留的态度。

他不能动弹了。

“刚刚你因为游戏,发出了相当可爱的声音。”段承轩说着,吻上了他颈后的皮肤,先是温柔的,然后用了点力气,那里大概被咬出牙印了,他头脑发蒙地想。亲吻继续往上,然后被含住了耳垂。

他发出了忍耐的呜咽声。

“我很嫉妒。”段承轩难得如此坦诚。不过,嫉妒什么?游戏吗?这家伙更夸张了啊。

亲吻还在继续,男人让他侧过脸来,手掌略微用力地掰过脸庞,堵住了他的唇。火热,充满情欲。

太舒服了,几乎不想分开。

散人几乎是自暴自弃地这么想,大脑一片混乱。直到一只发烫的手滑向大腿内侧,他一激灵,反射性地抓住那只手。

他垂着眼,不敢看段承轩的脸,眼前浮现的是那两个让他说了好久感想的选项:可以;不可以。心里一阵乱,此刻烦恼的不是选项,而是这一切是否与该有的剧情相比太过脱轨。他以一个玩家见识过角色的情比金坚,积累过好感,不过对眼前这个人的感情其实是来源于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相处,陪在他身边,才真正认识到这个人在游戏中看不到的每一面。

可以吗?

真的可以是我吗?

你不会后悔吗?

他鼓起勇气,抬起脸,然后被段承轩认真的眼神震到了。

“我…”

“我爱你。”

!!

……

艹,我还纠结个屁!

散人反身跨坐在他身上,主动吻了上去。

(13)

“你看到段总身边那男生了吗?那是谁啊。”

“不认识…跟段总跟得好紧。”

“是不是准备出道的艺人啊。”

……

散人走进总裁专属电梯后,长吐了一口气:“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我觉得大家都能看见我?”

“不是错觉。”段承轩思索着,一边自然地牵住了他的手,“还痛么?”

“咳,没事。”散人斜眼看他,“你关注一下重点好吗?为什么其他人突然能看见…不会吧,你的意思是…?”

段承轩眼带笑意,沉默不语。

“天哪,我这是……类似采阳么。”他眼睛亮晶晶的,“那我岂不是成了狐狸精了。”

忍不住把他搂进怀里:“没错,还一直勾引我。”

“什么,我才没……唔…”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一本正经走出的两个人之间隔出了半个身位。

“等会儿给你安排一下,当我助理。”

“谢谢段总。”

(14)

段总突然多出了个新助理的新闻很快传遍了整个公司,自然也传进了段凌薇的耳朵。

当晚。

“啊,大姐头,不是,呃,凌薇姐,你好。”

一向纵横娱乐圈遇到什么场面都能不动声色的段凌薇看到开门的这个陌生男生也是直接露出了讶异的表情。倒是没有预料到是这种藏娇。

而且这臭小子,居然瞒我这么久。

“你是?”

“呃,我是段总的新助理,我叫散人。”

她走进屋里:“承轩呢?”

“他在……那啥,在洗澡。”

段凌薇挑眉,看着那脸蛋上的红晕,确是个可人。

在圈里见得多了,没有什么不能接受。想想自己那木鱼脑袋的弟弟终于开窍了,不由笑出来。

“你住这儿?”

“不是,那个……我——”

“姐,你怎么来了!”正好走出浴室的段承轩已经换上了浴袍,原本自得的神色变得慌张。

来回看了看他们俩,还挺般配。“我可没听说总裁助理还要负责伺候到家的。”饶有兴致,段凌薇故意挑了种比较尖锐的说法来刺激他。

哼,让你不告诉我。

男人的表情却一下子变得深沉,她一直当作没有真正长大的弟弟此刻散发出的气场让她这个女人也不由心动一瞬,简直像只护住自己领地的狼。

“因为他是我的爱人。”

在场的另外两人同时呼吸一滞。


tbc?


评论(5)

热度(99)